即时新闻
首页> 矿山调查> 非法开采> 浏览文章
四川凉山官员保护伞联合采金沙老板疯狂淘金(图)
时间:2009年11月28日 作者:阳小青 新闻来源:中国正义反腐网

       ——对木里县银河矿业有限公司非法淘金无序挖沙毁河道事件的调查


       中国正义反腐网(www.zg-zyff.org)、《反腐廉政月刊》杂志社11月28日 四川讯:(特约记者 阳小青)位于木里县西的水洛乡,距县城208公里,面积1343.4平方公里,人口5000人,辖两保、严保、东拉、其拉、古尼、平翁6个村。属藏族聚居区。水洛河是白水河的下游,流经水洛河乡,云南丽江市宁蒗县,注入长江上游的金沙江。2002年记者曾经来到这里,水洛河给记者留下了美好的记忆。


       水洛河之水主要源于神仙水,此水由岩层深部溶洞流出,看似呈乳白色,自上而下,宛如一根洁白的哈达飘荡在贡嘎山脚下,又如母亲的乳汁滋养着大地。河水急,落差大,由此形成不间断的梯级瀑布,飞泻而去。站在河边,河水溅起的小水珠形成水气拂面而来,给人清新之感。


       沿河两岸风景优美,右岸山岭连亘,悬崖峭壁,层峦叠峰,一座座峻峭的山峰,拔地而起,直冲云霄,崖壁上由于风化作用,使之一道白、一道黑,犹如色彩斑斓的飘带悬挂在空中。左岸是葱笼的原始森林,绿荫蔽日,胜似绿色的海洋。


图:水洛河的水,右岸山岭连亘,悬崖峭壁,层峦叠峰,一座座峻峭的山峰


图:水洛河的水


       2007年根据四川省凉山州木里县马班邮路乡村邮递员王顺友真实事迹改编的电影《香巴拉信使》摄制组在这里开拍。同年5月31日,在人民大会堂举行首映式。木里一度封闭的山区,吸引了许多游人的目光,淘金者们将目光瞄准这块处女地。他们开着推土机、装载机、逢山开路,遇水搭桥,来到水洛河乡开采砂金。


       “你们快来看看吧,河道有不少人在挖砂、淘金,弄得已经不成样子了,根本看不出是条河道,他们挖得还那么深,造成村里地下水下降,连吃水都成问题了。”11月16日,记者接到四川省凉山州木里县水洛河乡村村民举报电话,称那里有不少非法挖砂淘金的人在作业。11月18日,记者飞抵西昌青山机场,从西昌驱车13个多小时,来到了距西昌市400多公里的水洛河乡采访。这里的场景震惊了记者,实令人“痛心、震惊、触目惊心”。


       现场:浑浊的水洛河千疮百孔


       11月19日上午10时,记者刚刚赶到木里县水洛河乡水洛河边,浑浊的水洛河映入记者眼帘。站在河边,头上艳阳高照,脚下江水流淌,空气中夹杂着浓浓的泥腥味,昔日清澈的水洛河已经被采金队伍搅得浑浊不堪,有如黄河。那“哗哗”的流水声在峡谷里久久回荡,犹如水洛河的声声衷怨,这情景,着实让人心酸、心疼……


       沿着流水潺潺的长河一路走来。记者发现水洛河桥下游河段的位置,一台台挖掘机停在河流中间,一道道新砌筑的河堤拦住缓缓流水,周围的河床破碎不堪,砂堆林立,整个河道几乎已经被严重堵塞。而在采金队伍附近河岸上新修的道路边,几处路面已经下陷,山体也出现滑坡,而流水正在冲刷着没有防护的河堤。


图:淘金引起的山体滑坡


      记者看到,河床上的淘金场面热闹非凡,整个河道就像是一个大型建筑工地,挖掘机、铲车和大卡车来来往往。挖沙、淘金场地一片接一片,河床已被挖的千疮百孔,那些从河道内外的沙石一堆连一堆。就像连绵起伏的山丘。一位姓品的村民气愤地说,淘金队伍来了有1年多,淘金规模越来越大,把河水弄脏了,把河床毁坏了,还威胁到村民仅有的一点耕地。


      记者随后下到河床,看到被污染的河水已变成黄色,河道被掀了个底朝天,大石头到处乱堆,细沙被堆成一大堆。整个近10公里的河床,被翻挖得不成样子。原本宽敞的河道已经严重“瘦身”。


图:挖掘机挖掘河道


图:原本宽敞的河道被变成“瘦身”


      两保村村民阿清背着背篓站在江边发呆,背篓里装满了穿过的脏衣服。“好长时间没有来河边洗衣服了。”阿清喃喃自语道:“走了好几公里的路,没找一处干净的河水可以洗衣服。”阿清说,以前村里的村民都习惯了来河边洗衣,可自从1年多时间前这里有了采金队伍后,这里的河水就再也没有清澈过了,村里的村民告诉记者,以前每年的盛夏时节水位落到最低的时候,经常能见到四处游荡的江鱼和虾。村民品但说:“自从1年前这里出现采金队伍后,这里的江水就再也没有变清过了,水变浑了,江里鱼也没了。”


       记者从两保村的水洛河上的铁索桥向下游方向一直步行了将近8公里,所到之处江水都异常浑浊,眼前的情景让记者很难把它与此前记忆里的水洛河的美丽相提并论。


        现状:非法采金者持有“协议书”


       2008年春节过后,木里县水洛河乡两保村水洛河江边出现了3个陌生人的影子。这3个陌生人到来,使得昔日安宁的水洛河从此变得“烦燥不安”起来。


       3个陌生人一来就在岸边搭起了帐蓬,白天在江边随便转悠转悠,抑或用铁锹将江底的沙子铲到岸边,晚上就住在帐蓬里,村民们也没有太过留意。


       十多天后,村民们惊奇地发现江面上出现了一台挖掘机,一度宁静的村庄从此被挖掘机“隆隆”的机器声搅得不得安宁。


图:挖掘机挖掘河道


       村民介绍,2008年2月,水洛河来了一支60多人的采金队伍,他们是木里银河矿业有限公司,该公司向当地水洛河乡两保村村民交纳补款后,村民们没想到,一场对河道地下沙金的大肆开采就此拉开帷幕。


       随后,6-7支300多人的采金队伍相继开进水洛河,采金用的挖机、推土机、摇床等大型采金设备,开始对水洛河河的两岸和河道进行挖掘。随着淘出来的金子越来越多,银河矿业有限公司公司又增加了一支采金队伍,每天日以继夜地在水洛河河中淘金——仅10公里的河道上,布满了10支600多人的采金队伍。水面上几乎全是黑压压的机械设备和人员。


       村民告诉记者,这10支队伍中都是非法采金的。


       记者走进搭建在水洛河两保村铁索桥岔河口的一个帐篷,一位自称来自湖南隆回叫阳恩松的老板对记者说,“为了采金,他付了26万元给两保村做补偿,之后还有向银河矿业有限公司交纳10%的提成做为采金承包费。”


       “我现在已经投资了1000多万元,运气好的话,400米河道可以采金4000-500公斤,几个月下来可以赚4000-5000万元”。当记者要求阳老板拿出采矿许可证时,他告诉记者说,水洛河铁索桥下游采金的人都没有正轨的手续,只要向木里银河矿业有限公司交纳承包费就可以采金了。阳老板还告诉记者,他与银河矿业有限公司和当地村民江老五分别签订了承包协议书。记者想看看这份承包合同,却遭到阳老板的拒绝。


图:非法采金队伍人员在水洛河的黄河水里洗淘金


       非法采金何以如此猖狂,木里银河矿业有限公司非法采金何以有恃无恐?记者手中有一份银河矿业公司和陈长刚于2008年12月31日签订的采金承包合同书。合同书约定:银河矿业公司将两保村铁索桥下50米处起至双方现场划定界线止400米范围内提供给承办方选择开采。承包费以承办方在承包期间所生产的黄金总量(含人工清底、重砂、尾砂黄金)按比例提成交给发包方,总产量在200市斤(含200斤以下)按10%提取,总量在200斤以上,按15%提取。交付时间则按每次清结束时当即按比例提交给发包方。合同还特别约定,承办方对外只能以发包方的名义,对外严守保密协议,如有泄密,一切后果自负,并赔发包方人民币100万元。


       陈长刚告诉记者,2009年2月,他按协议承包了银河矿业400米河道的采金,银河矿业公司按10%的比例提取了75万元承包费。2009年3月,银河矿业公司蔡京豪又收取了承包费40万元,好处费、活动关系费用26万元,蔡承诺2009年将岔河口以下400河道承包给陈长刚开采。


       村民告诉记者,水洛河铁索桥以下8公里的河道上的8支采金队伍,也就是凭着这一纸承包合同书在大肆疯狂非法采金,污了水洛河,搞得水洛河千疮百孔,遍体鳞伤。


图:污了水洛河,搞得水洛河千疮百孔,遍体鳞伤。


       湖南志涛律师事务所律师孙志坚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国家《探矿权采矿权转让管理办法》第十四条规定,未经审批管理机关批准,擅自转让探矿权、采矿权的,由登记管理机关责令改正,没收违法所得,处10万元以下的罚款;情节严重的,由原发证机关吊销勘查许可证、采矿许可证。 第十五条规定,违反本办法第三条第(二)项的规定,以承包等方式擅自将采矿权转给他人进行采矿的,由县级以上人民政府负责地质矿产管理工作的部门按照国务院地质矿产主管部门规定的权限,责令改正,没收违法所得,处10万元以下的罚款;情节严重的,由原发证机关吊销采矿许可证。银河矿业公司将采矿权以收取提成款的形式承包给他人开采,是违法的。这种将采矿权倒卖牟利的行为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矿产资源法》和国家《探矿权采矿权转让管理办法》的有关规定。


       调查:木里采金有潜规则


       在两天的沿江走访调查中,记者所到之处见得最多的莫过于河道那一处处遭人为改变的凄景。离水洛乡约15公里的一段长约800米长的河道原本是一条直线,挖掘机在河床等地挖开的坑方圆足有50多米、深度在30米左右,挖掘机在深坑中昼夜不停地作业,将土挖出后,再用汽车运输到外面,用水冲洗,获取沙金,在非法采金队伍1年多时间的疯狂肆虐,现在已经变成了并不规则的“S”型,最为严重的是,采金采起大量的沙石全都堆放在河道两侧,原本宽敞的河道已经被严重“瘦身”。


       水洛河乡两保村一位当地的知情人告诉记者说,这里挖砂、淘金始于8年前,以前是小打小闹,时间长了,一些人看到这里河道的砂能卖钱,又能淘出金子,就大干起来,现在已从传统的单一方式发展到机械开采等多种方式。他说,这些采金队伍都有大型挖掘机,挖掘机把泥砂从河里挖出,水洛河桥上游的20公里河道早已被淘金者地三尺,翻开了河床两边的土壤的底层的岩石,20多公里的河道被挖得千疮百孔,河道被破坏得面目全非了。河道里形成了一座座砂石堆,给我们这里带来很大的危险。


       木里银河矿业有限公司非法淘金缘何屡禁不止?在离水洛乡约10公里的村庄处,这里的河道也已被采金采起的沙石挤占,采金者仍在肆虐着水洛河河床,水洛河的河道也仍在一天天地被改变……包括记者在内的许多人都感到疑惑不解:这到底又是为什么呢?


       为了揭开这个谜,11月19日下午,记者驱车从水洛河乡经过7个小时的长途跋涉赶到了木里县国土局采访。最终揭开了这层“屡禁不止”的面纱。


       11月20日,正逢彝历年,若大的国土局办公楼只有办公室一人值班,值班人员得知记者是从北京下来调查银河矿业公司非法采金的问题后,他十分热情地帮记者拨通了矿产股买文勇股长的手机,可手机一直无法接通。


       “水洛河的零星分散砂金采矿权,因为是小规模,小范围的开采,我们国土局也不怎么管,只要采金的和当地村民处理好关系后每1米向县国土局交纳1000元开采费就可以了。”值班的工作人员告诉记者说。


       曾经在水洛河淘金的刘老板对记者说,他2008年向木里县国土局交纳了7万元人民币开采费后就取得了水洛河桥上游70米的采金许可权证。他还告诉记者,在水洛河淘金审批100米可以开采300米。从来没有人来制止过这种越界采金的行为。


       背景:非法采金缘何有恃无恐


       几乎任何非法或违规的商业(经营)活动能侥幸生存都与一样东西分不开,那就是利益!采金也一样。记者在木里县水洛河沿岸采访,淘金的老板都不约而同地提到欧阳自保、蔡京豪、江老五这3个人的名字,采金队伍都持有与欧阳自保、江老五签订的承包合同书。


       村民告诉记者,江老五是木里水洛河乡的村民,欧阳自保是湖南隆回人,蔡京豪四川成都人。


       记者从工商部门查询得知,2008年10月23日,欧阳自保在木里县工商局注册登记成立木里县银河矿业有限公司,注册资本178万元,经营范围为砂金开采(凭许可证有效期及核定矿区范围开采)。记者按工商注册地址来到木里县财政局院内2单元1号,却没有找到这家公司。


       多多,土生土长的水洛河乡村民,他说,他至今也不明白,为什么木里县副县长杨克祖率公安、武警、国土等部门把他赶跑,不让他在水洛河淘金,10天后,就允许银河矿业公司来淘金。银河矿业公司也没有取得采矿许可证啊。


       多多还告诉记者,他曾经在县城看到过一份张贴的国土局发布的公告,木里银河矿业有限公司经协议转上取得的水洛河零星砂金采矿权证,采矿权证号为5134220810009。多多清楚地记得,银河矿业公司采矿的范围是铁索桥50以下600米的河道。多多的这一说法,记者从木里县国土局调出的采矿权证证实,采矿权证号为5134220810009的范围是铁索桥50以下600米的河道。


图:采矿权证号为5134220810009


       记者驱车沿河岸行驶,从铁索桥到两保村、严保村银河矿业公司开采的地方足足有8公里多。无疑,银河矿业公司是越界非法开采砂金。


       孙律师说,银河矿业这种越界开采的行为已经构成非法开采矿产资源罪,司法机关应该立案查处。


       对银河矿业公司是经过协议转上取得水洛河的零星砂金采矿权一事,同为淘金的刘老板也不能理解。国务院《关于全面整顿和规范矿产资源开发次序的通知>下发后,四川省凉山州所有的探采矿权均实行招标拍卖挂牌。记者在凉山州政府网站上看到,2008年1月2日,木里县国土局以木国土资公告【2008】01号发布木里县国土局零星砂金采矿权出让公告,公告对木里安定桥至克思岔河的零星分散砂金采矿权实行招标拍卖挂牌管理。令记者不明白的是,同为零星分散砂金采矿权,为什么银河矿业公司就可以不走招拍挂程序,由国土局直接协议出让呢?


图:木里县国土局以木国土资公告【2008】01号(来源:凉山州政府网站截图)


       内幕:利益驱动下的疯狂淘金


       在木里,关于银河矿业公司的关系网流行着几种版本。有的说,银河矿业公司之所以在木里能够非法采金,是因为他们有可靠的背景。蔡京豪听说是北京一大学的博士毕业生,在北京的关系不错,欧阳自保就提供资金,由蔡博士出面找关系,蔡在公司占58%的股份,蔡在公司任董事长。


       “木里的县委书记、县长和银河矿业公司关系不错,他们对银河格外偏爱。蔡博士经常在我们面前说,凉山州组织部还有一领导干部是他博士生同学的朋友。”在水洛河采金的老板自豪地对记者说。


       老板们还说,听说州县领导一些干部在银河矿业公司占有干股。“你想想看,水洛河的金,是一块流油肉的,没有关系你怎么能够吃的到啊!”老板们的这一说法,记者无从考证。


       采访中,孙律师拨通了蔡博士的手机,蔡在电话中坦言,陈长刚想和银河矿业公司较量,那是太天真了,在木里,陈长刚的黑白两道和银河矿业公司的江老五相比,简直是小巫见大巫。


       蔡博士在电话里所说的江老五,就是江桑村,他有6个兄弟,老大在木里邮电局当司机,其余5个都是靠非法开采水洛河的砂金而一夜暴富的,成为了千万富翁,江老五有一表哥,现任木里县公安局局长。


       在水洛河,江氏兄弟是赫赫有名的,就连3岁大的小孩都知道他们的混名。


       一知情的淘金老板告诉记者,欧阳自保只所以要把砂金给江老五来发包开采,是因为恶龙难斗地头蛇。记者的手中有一份银河矿业公司于2009年10月15日和江老五签订的合作协议书。协议书称,银河矿业负责组织开采,负责一切生产技术管理,江老五负责外围关系协调,按5比4分成。


       从这一纸荒唐的协议书中,记者不难发现,江老五就是凭着他们在当地的势力,在银河矿业公司取得40%的股份。自以为攀上了大树的欧阳自保也就更加有恃无恐,非法采金了。


       汞,俗称水银,是惟一的液体金属。环境中任何形式的汞均可在一定条件下转化为剧毒的甲基汞。甲基汞进入人体后主要侵害人的神经系统,急性汞中毒可出现肝炎、肾炎、蛋白尿、血尿和尿毒症等。淘金排出的废水中含有甲基汞,使鱼类受到污染。人们长期食用含高浓度有机汞的鱼类,也就将汞摄入体内而引起中毒。听说淘金采用的水银污染很大,村民们前往干涉,但淘金老板很狂,村民现在敢怒不敢言。


       “不能以牺牲环境为代价来发展经济”,采访结束,记者驱车离开木里县城,在出县城口,这块宣传标语吸引了记者的目光。在西木公路的两旁,沿途矗立着一块块宣传标语,“建绿色环保工程,造福木里人民”“实施退牧还草工程,利国利民”“确保藏区稳定,维护生态安全,加快经济发展,努力改善民生”。


       国务院总理温家宝曾多次批示,要求进一步加强环境保护,保护长江,拯救长江,保护区域生态安全。记者衷心希望四川省、凉山州、木里县的党政领导切实行动起来,保护母亲河——水洛河。


       母亲河在流经凉山州木里县境内时已经流了太多的眼泪,真的不能再让它呻吟流泪了。


       记者也呼吁有关职能部门,为了水洛河不再流泪,严厉打击银河矿业公司破坏生态环境的非法采金行为,坚决制止、彻底消灭水洛河上非法采金队伍。


       有关查处结果,本网记者拭目以待。

网友评论

推荐阅读

政府大力推广数字人民币,民营支付宝、微信支付或将出局?   中国电子支付市场由民营企业垄断的情况,将要被政府打破。近年来官方大力发展数字人民币(E-CNY),外界质疑是要取代微信与支付宝。分析认为,官方推出数字人民币,是因为外汇储备触到红线,由行业到交易市场都要垄断。 【详细】

恒大受害人患病求兑付被拒 维权... | 微视频|牡丹江惊现街铺免费出租... | 举报湖北潜江开发商等单位造假 ...

北京一家公司中秋放假通知火了 背后企业被扒出   每年中秋节热度最高的就是民间对调休的抱怨。然而,近日北京一家公司有关中秋节放假的通知,在网络走红,引发大众关注。 【详细】

中秋大礼?税务总局出台新查税令... | 北京一农庄有限公司没发月饼 员... | 天津女11万黄金邮寄丢失案 系...

相关新闻

  • 暂无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