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首页> 社会舆论> 社会万象> 浏览文章
微视新闻|广州“钱大妈”超市打出口号“不卖隔夜肉”加盟商揭开亏损背后的内幕
时间:2021年07月19日 作者:顾晓华、张北 新闻来源:中国正义反腐网-《反腐廉政月刊》杂志

       中国正义反腐网-《反腐廉政月刊》杂志社广东讯:公民记者顾晓华、张北报道广州市钱大妈农产品有限公司(简称:钱大妈,这家近年迅速崛起的社区生鲜超市,打出“不卖隔夜肉”的响亮口号,招徕了大批消费者,也吸引了不少加盟商,把连锁店开遍中国主要重点城市。但是,有人在加盟后大呼“上当”、“血亏”,并讲出自己的亲身经历,希望别再有人“踩坑”。


“套路”打出口号“不卖隔夜肉”的加盟“钱大妈”超市后大呼“上当”、“血亏”.png

“套路”打出口号“不卖隔夜肉”的加盟“钱大妈”超市后大呼“上当”、“血亏”(图片来源:网络


       2012年,钱大妈在广东东莞开出第一家猪肉专卖店,2013年在深圳福田区开出第一家社区店。随后的几年,通过社区加盟制,其很快在广东发展出超过1500家门店。


       在珠三角大本营站稳脚跟后,钱大妈开始在全国范围内布局,从2019年4月起先后进驻上海、武汉、成都、重庆、苏锡常地区、北京和天津等地。截至目前,拥有各地门店三千多家。


       3月据《彭博社》消息,钱大妈最快于今年赴港上市,拟集资4亿~5亿美元。


“复制成功者的脚步” 她卖房加盟



       对于章敏(化名)这个局内人来说,钱大妈的这些辉煌战绩,曾让她心潮澎湃,现在却成为无尽的酸楚。她是湖南长沙的一名加盟商,觉得自己和该公司所签的合同,就像一份“卖身契”。


       章敏向记者讲述,2020年,肺炎病毒疫情对旅游餐饮造成致命打击,于是,她不得不考虑就业转型问题,在疫情缓和后重新找事做。


       “那觉得卖菜是最好的呀,不管你是非典还是新冠,大家都要吃饭,都要买菜呀。”“听说这个钱大妈挣钱很好,我们就问了招商部的人。”她说。


       章敏被告知,当时,有一个门店正要开业,她可以到现场参观一下。去了之后,热闹非凡的场面让她觉得“非常震惊、非常震撼”。


       “那个苹果都是以吨计算的,玉米也是以吨计算的,那个鱼是一车一车(运过去)。”她说,“当时工商还来干涉,理由是在疫情期间聚集这么多人,就不允许。那个场面特别震撼,我看到热血沸腾,眼泪都要激动得流出来了。我说就干这个”,“就跟着成功者的脚步去复制,不是妥妥的吗?这是我当时的想法。”


       于是,章敏卖了房子,换来一百多万元人民币,开始筹备两家门店。


五十多页签合同迅速签完 开始装修直呼上当



       按照“套路”,她先由招商部带着看门面,门面谈妥后,再去签约。


在加盟“钱大妈”后大呼“上当”、“血亏”,并讲出自己的亲身经历,希望别再有人“踩坑”。.png

在加盟“钱大妈”后大呼“上当”、“血亏”,并讲出自己的亲身经历,希望别再有人“踩坑”。(图片来源:@钱大妈生鲜微博截图


       2020年4月14日,章敏拿到了公司地址。


       “到了公司,(他们)拿出两本合同,一页一页地翻,翻到这里签个字、那里签个字,两份都签完以后,又让你盖手印,然后就好了。我说这合同怎么不给我们一份,他说这个要寄到总部去盖章,就拿走了(一个多月后收到)。”她说,“那个合同是五十页,我们也不可能看,我们选择他,也不会怀疑他。”


       紧接着,公司给出店面设计方案,称所需装修费用共25.68万元;收到钱款后,派工人进场装修。


       这个时候,章敏就开始“大呼上当”了。


       她说,“装修的时候就告诉你这里要钱,那里要钱。”比如,门口广告公司只负责一块,另一块要自己付;电增容费用自己付;安装风幕机费用自负;猪肉台的电视机,自己出钱,等等。


       “但是你没办法,那个时候你所有的钱都投入了,你只有咬紧牙关干。”


       每家店的加盟费3万、押金4万、装修25.68万元,再加上其它额外支出,章敏说,两个钱大妈门店,她前期投入了六十多万。


先亏损再赚钱 “把对手打死”



       2020年5月下旬,门店开业,章敏开始执行公司的“前期打仗”营销策略。


视频【投资170万加盟钱大妈,一年亏了130万,揭开亏损背后的真相........】


       公司介绍称,前面三个月要亏,用低价“把对手打死”,“打得别人落花流水,打得别人搞不下去,然后客人就自动到你这里来了,你就把这个位置做得妥妥的了”,这叫“引流”。


       章敏说,“实际我们就按照这么做,我们就是打仗啊,天天进货很多,打得是收入一千,自损两千呢。但是我们认为这是营销策略,亏了都心里乐滋滋的呀,我们觉得是把对手干死干倒啊。”“他(公司)说每个店平均每个月要亏三到五万,那我就做好了一个店亏十五万的准备。”


       公司还称,等顾客都养成习惯,不再到别的地方买菜后,门店就可以慢慢提价,大家也不会有所察觉。


       一开始的所谓便宜,就是“平进平出”,“你今天黄瓜进价两块,卖出去也是两块。你今天莴笋两块,你卖出去也是两块”。


       除了不赚钱,钱大妈还规定“不卖隔夜货”。当天的商品,到晚上7点还没卖完的,开始全场打九折,之后每半小时降一折,到11点半还有剩余的,免费派送。如果这样还处理不完,门店只能自用、送人或扔掉,第二天上新品。


       章敏表示,头三个月里,打折的损失公司负担一半。但是“晚上七点以后的打折,公司不会给你承担一分钱的,所以我们就会尽量在有补贴的时候,尽量在七点钟以前把它给打折卖出去”。


强制订货、定价 “什么权利都没有了”



       在这种情况下,加盟商却没有自主权,根据销量订购合理的货物数量。


       章敏抱怨说,“最可气的是(公司)在背后改我们的单子,打个比方,我们订60斤长豆角,他给我们改成600斤,我们怎么搞得完?督导公司的人就会说你先卖吧。你卖到下午再跟他说卖不完,他说那你这个时候再跟我说卖不完,你自己想办法到晚上打折吧,打折搞不完怎么办?


       “然后他可以退货,但是退货是很麻烦的。首先一杆秤要承受得了,你要一次性放到秤上面称,分开称(不行),怎么知道你是不是拿着这个东西又称了一次了。(但是)你给我拿了600斤,我只卖了60斤,我就要给你退540斤的长豆角。我们店里是没有可以放下五百多斤一次性秤完的这个秤。”


       公司还有一种强卖的“营销方式”。


       章敏透露说,他们有个“必订量”,规定要订购额外的量,用来打折卖,打折百分率为5%~8%。比如,若门店正常能卖100斤黄瓜,那么必须再多订5斤~8斤。否则,公司就认为货太少。


       “因为我们觉得都是亏的,就不想进那么多嘛,打折率我们觉得三个点就差不多了。但是这样的话,公司人就总是找你麻烦,‘你这个不行啊,以后你怎么赚钱呢?你们多搞点打折。’他就看着收据来找你,你订货订少了,他总是催你要做啊。”


       同时,订购的货物种类也被设下限。


       “他说今天提供250个品种,规定你必须订231个品种。那你觉得有些东西根据经验卖不动,我之前订两百二十几种,那不行,这个订单你就不能下。”章敏说。


       此外,加盟商没有自主定价权,不能根据自身情况“慢慢提价”。


       根据章敏的说法,每个小区的入住率、消费客情都不一样。她认为已经把人流吸引过来了,但公司并不像先前承诺的,允许她提价。他们判定,这家店抬高价格就会损失客流,从而影响公司菜的销量和收入。“他不会管你这个门店实际情况,他就是一个公式。”


       “没有自主定价权,没有那个自主进货权,咱什么权利都没有了。”


       当然,钱大妈也不会陪着加盟商一直亏下去。


       “我们经营六个月以后,每天在19点之前的售卖的这个营业额,公司要提成1.5%。这个叫品牌使用费,你亏不管他们的事,你是亏的,但是他的是稳赚不亏的。”章敏说。


血亏140万 反映管理问题“被整”



       由于亏损,半个月前,章敏通过公司转掉了一家门店,拿回三十多万元;另一家店目前关门,但转不出去。“血亏啊,”她说,“我按照(投资)170万,搞回来三十多万。那我就还有一百四十多万亏了。”


       之前,她以为找到了赚钱之道,还拉了表姐和表弟一起来干,表姐现在着急转让,但转不出去,表弟的店在经营了6个月后,今年2月28日关门,亏损45万。


       章敏还提到其它加盟商。“别人有做6天就不想做了的,有做9天关门的,有做一个月的,有做三个月不干了的,有做两个月不干的。还有一个月亏了6万,他跟我说,他气飞了,他自己给公司下了一个律师函,‘三天之内你把我的门店收了,你不收了,我就把你的牌子拆了。’


       “三天以后,他就把(钱大妈的)牌子摘了,自己进菜自己卖。现在生活得蛮滋润的。然后公司看到他这么做,觉得对公司的品牌有影响,就立刻在旁边找门面,要开一家直营店搞死他。”


       章敏认为,自己也被公司整过,原因是她反映了管理不到位的问题。


       她曾经给客服打电话,抱怨公司给门店派生手,不派训练有素的店员;反馈管理层态度恶劣,向他们请教问题时,动不动就让她去百度,或动不动就讽刺说“那我干脆把钱打到你账上”;她也质问为什么出货量多的时候仍不赚钱,没得到答复。


       “公司他就会整你,会搞你,公司最怕的就是聚众啊,最怕就是大家来闹事。最怕说实话了。”


       章敏说,很多加盟商都心存不满,但敢怒不敢言。


       “每个人都为了自己的利益,不敢站出来说话。你要站出来说话,本来你(门店)可以转二十万的,他可能就把你晾到那里,不给你介绍人来转,那你就转不出去。你自己不可能去找人转,你明明是亏了,还敢叫人来做吗?


       “你有朋友想做,你都不会叫他做,对不对?你打着钱大妈的牌子,要转给外面做生意的人,别人也不敢接。只有通过钱大妈,公司给你介绍的人来转,然后再把合同给你解决了。只有这样,把你的加盟费和押金打包给另一个受让人,你才可以。所以说没有人敢反抗。”


“合同就是霸王条款 不想更多人受害”



       而她决定站出来揭露,“是因为(钱)不要了,也不做了,也不想忍受了,不想更多的人受害”。


       公司把投资失败的原因全归结到她身上。“所有的加盟商有赚钱的,关系好的,有能力的就赚了钱了。我们没赚到钱,公司说是我年纪大了,是我思想不开拓,是我能力不够,是我没有好店长啊,是我学习能力不够等等,他们就是这种说辞啊,他跟所有不赚钱的加盟商都是这么说的呀。那你要说地方不好吧,他不会说呀,地方是他们帮我们找的,那就是人的问题啊。”


       章敏表示,公司“想怎么搞就怎么搞”,加盟商也不能怎么样,还要保守合同不外泄,否则就被追究法律责任,打官司还指定在广州。


       “我们搞他不赢,就认命了,搞不赢就算了。说实话,不让别人再踩坑就可以了。我们没有诉求,也不指望有什么,大家都彼此解脱吧。”她说。


       “太坑了。最大的感悟就是无论你做什么,一定要多了解,一定要看合同,那是一份卖身契,合同就是霸王条款。”


       记者拔打广州总公司的电话,欲咨询加盟商亏本的原因,但是无人接听,长沙分公司暂时无法取得联系。


网友评论

推荐阅读

官方打压课外辅导 北京妈妈:更不想多生娃   在中央上周采取行动打压大型补习服务行业的公司后,父母十分焦虑,急于聘请私人补习来帮助孩子适应竞争激烈的教育体系。有北京妈妈表示,官方此举导致她更不想多生孩子了。 【详细】

江西省民政厅原副厅长裘强涉洗钱... | 重庆男子张波与情人叶诚尘谋杀亲... | 浙江杭州杀妻碎尸案 狠毒丈夫许...

微视新闻|河南郑州铁路仓促停运列车 市民被困洛阳站急跳脚   河南郑州市民刘红霞,在洪灾发生前到河南三峡门市帮朋友代理一个诉讼案件。她办完事情后准备回郑州,于是她上网查看最新火车行驶动态,并在网上订购了7月24日从洛阳回郑州k1144列车车票。当天刘红霞等人赶往洛阳站才知道列车已停运,结果她们被困在车站。 【详细】

河南郑州洪水劫是天灾人祸还是水... | 富士康中牟县厂区被淹 或影响i... | 微视新闻|河南郑州地铁5号线倒...

相关新闻

  • 暂无相关信息!
  • 关注正义反腐网微信

    关注正义反腐网微信